七心海棠

感动和困惑

感动和困惑

    16号大成发了微博,五个字却让人异常沉重。夜戏,打戏,足以让人精疲力竭。我不由的想起他拍《不良人》的时候,差点丢掉了半条命。

 《不良人》是16年4月7号开机,到7月5号杀青,拍了三个月。这个时期是大成人生中艰难的时刻,跟前公司解约,要打GUANSI。大成生日会的时候妈妈说5月9号收到CHUAN票,那个时候《不良人》的拍摄也进入艰苦的时期,每天高强度工作,吊威亚,打斗,对于这个男孩子来说真是身心俱疲吧。可是他在5月12日发的微博却毫无怨言,凭着年少的斗志为自己打气,还云淡风轻地打上“一件小事”的TAG,这对谁来说都不会是一件小事吧。


    

     在戏曲界浸润多年,大成身上葆有不少梨园行的传统艺德。大成从戏曲界进入影视圈,对自己演技上并不自信,所以他笃信“笨鸟先飞”、“勤能补拙”,梨园行还有句话叫“戏比天大”。大成往往接到一部戏在开拍前数月就开始做功课,看原著,揣摩人物。进了组,开拍了,也下的是一些笨功夫——一天到晚在片场钻研,排练,打戏就一遍一遍地打,力使出来必是全力,招发出来尽是实招。他说“男人不能说不行”!“成哥最硬最尿性”!可是忘记了自己毕竟还是个孩子呢!伤在自己身上会不疼吗?

   《不良人》里大成光是袜子穿破了五双,鞋破了三双。到了六月,横店热的大成在微博上发声。

  七月杀青前连续四个大夜戏,大成累到休克。

   时过境迁我翻看这些记录时心里都在发颤,为这样努力的大成感动。可是那段艰难的岁月大成是怎样咬牙坚持下来的呢?

妈妈说幸好有很多朋友帮助他。大成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他微信朋友圈有800多人,可能是玩笑话,不过在患难之中见到的才是真情吧。


    5月,好兄弟牛骏峰半夜送温暖,大成拍夜戏,裤腿鞋子都湿了,这送的是真温暖啊。7月,杀青前牛哥哥又来了,他真的是把大成当弟弟一样的宠呢。为这样的兄弟情而感动。

大成在生日会对牛哥哥说自己总说要去探班却没有去,真不是人。大成,你确实不是人!哥哥对你那么好,你有什么理由不去探班?除了牛牛在台湾和大成拍盛唐之外,大成还是有不少时间的,但是,重情重义的他,却宅在不知道哪个地方。是有什么比兄弟更重要的吧!

   更匪夷所思的是《不良人》官微竟然关注了张某人!他难道不是跟这个剧组八杆子打不着吗?这个官微所有关注的人要不就是这个剧的演员或者是合作的歌手工作人员,可是为什么要关注那个人呢?牛哥哥来剧组两次探班,和多个演员都拍的有合影,没有被关注。彼时张某人跟大成合作的《微微》还没有播,他客串KO也没多少戏份,而且因为广电的关系,这条线还不明朗,一度外界都不知道是谁来演KO,而他的知名度是在微微之后才开始的,论粉丝数当时远远比不上牛牛,那么为什么要关注这么个不相干的人呢?困惑啊。

   其实我想说,这些都不重要!为了心中梦想勇敢前行努力追求的大成是值得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母亲情,朋友之情,同袍之情,兄弟之情,当然还有最美好的爱情!希望他所有流下的汗水都能灌溉出花朵,没有流出来的泪也有人能抚慰!

   这个傻孩子还在横店拼命呢!对自己好一点!要学习自己的脚趾,冲破束缚,奔向你向往的远方!

 

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老文都翻出来封住了!!这一段在修文,没时间管他!等以后修完也搞个文包放百度云吧!
占tag抱歉

郝眉:看这身材,天生的冠军坯子有没有!

KO:肖奈,再来一场!这次不用你让!

肖奈:……

微微:美人师兄,你不是不会游泳吗?

郝眉:KO教的。

KO: 下次别在这里游,你快去把衣服穿上,乖。

郝眉:……你还不都快要被人看光了?哼!

于半珊:还能不能好好游个泳了?秀恩爱回家秀去!

【k莫】闺房之乐

闺房之乐

 

   清晨,KO跟郝眉一起并肩对着镜子刷牙。郝眉突然吐出漱口水,扭头朝KO脸上看了看,然后趴到镜子上,把镜子来回抹两把,盯着镜子使劲瞅。

    KO不慌不忙刷好牙,静静地看着郝眉。郝眉拧着眉头道:

  “KO,你看你的眉毛又黑又长,你看看我,淡的象没眉毛似的。”

     KO用手揩掉郝眉嘴边上的牙膏沫子,说:

  “怎么会?你的眉毛不淡,眉型也很好,柳叶眉,好看。”

    郝眉呲着牙摇头。

  “柳叶眉?不好不好。男人应该是象你这样的剑眉才够MAN。”

  KO不以为然,撸两下郝眉的头发就去准备早饭了,郝眉站在镜子前挤眉弄眼了很久。

  

     上班的时候,郝眉一看到微微就拉她到一旁嘀嘀咕咕,午休的时候,两个人还扔下肖奈和KO匆匆忙忙出去了。肖奈对KO耸耸肩,KO依旧秋水无波地吃自己的午饭,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晚上回到家,郝眉一进家门就迫不及待地打开包,倒出几盒东西,KO捡起一看,有眉笔,眉粉,眉毛滋养液,还有一个——特效眉毛生长液?KO疑惑地拿到郝眉前,郝眉尴尬地道:

    “微微师妹说,这一款是明星推荐的哦,可以长出浓密的眉毛。”

      KO认真地说:

  “眉眉,其实你的眉毛真的很好看,跟你五官搭在一起特别协调。”

     郝眉不理他,埋头看一堆战利品。KO接着说:

   “你要是觉得淡了,用眉笔画画也可以,不过这个什么生长液不要用了,不知道对人有没有副作用,万一……”

   郝眉不耐烦道:

  “哎呀知道了,你去做饭吧,别唠叨了。”

 

     吃完晚饭,郝眉就搬出镜子开始在脸上涂抹。画画擦擦,好不容易描好一边,KO收拾完出来,看到郝眉半边浓眉不由“噗嗤”笑出来。郝眉的手就随着笑声在自己的眉峰上拐了个弯,直接撩到脑门上。郝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头黑线,咬牙道:

   “KO。”

     KO看到郝眉脑门上的那一道,更忍不住,哈哈笑起来。郝眉拿起抱枕砸过去。KO道:

   “眉眉,讲道理,你这小脸就不适合画这么粗的眉,你这画的让我想起那个谁?”

     郝眉明白过来,按住KO就是一通捶。

    “我不适合粗眉是吧,那你过来,你脸大,我看看你有多适合。”

      不由分说地坐在KO腿上就要动手给他画。KO觉得郝眉的这个姿势他挺喜欢,就揽着郝眉任由他在自己脸上鼓捣。

      慢慢地,郝眉身子就开始发颤,他忍住手抖,在KO脸上画完,就笑的伏在KO胸前不能自抑。KO搂着他不停地抚他身子,等他平稳下来才朝镜子看去——非常对称的一字大粗眉,眉头到眉尾粗的很均匀。

    “这才是完美的蜡笔小新眉!”

     郝眉一边笑一边拿出手机。

  “KO,你笑一笑嘛,或者比个YEAH。”

     KO板着脸,面无表情地盯着郝眉。郝眉摇摇头。

   “算了,没表情其实更象哦!”

     KO伸头去看,发现郝眉已经发到了朋友圈:

   “我家蜡笔小O,YEAH!”

     KO脸上肌肉直抽搐。他一把抱起郝眉。

  “蜡笔小新是吧?那就让你好好认识认识他。”

  “唔……”

 

     第二天早上,KO催郝眉上班,郝眉用眉笔画眉毛总是不满意。

  “KO,你来看看,两边总是不对称啊,左边不顺手,总是画不好。”

     KO接过笔。

  “我帮你。”

     郝眉有点怀疑。

  “相信我。”

     KO笃定地说。

     等KO画完,郝眉刚瞟一眼,好象比自己画的对称多了,还想多看两眼,就被KO匆匆地拉着上班了。

 

     一进致一,于半珊打量郝眉。

   “总觉得眉哥今天哪里不对。”

  贝微微过来看了看:

  “是眉毛吧,美人师兄今天描了眉。”

     于半珊掰着郝眉的肩膀仔细端详。

  “我说哪儿看着不对劲呢,眉哥你说你画就画吧,你这上面还挑着,这弯的,啧啧。”

      微微抿着嘴笑:

  “美人师兄更美了。”

      郝眉听了心里发毛,拿着镜子照照,果然是个柳眉弯弯,杏眼圆圆的“美人”,他心里苦,知道是KO的“恶趣味”,又不能当众对他发作,只好硬着头皮道:

   “不好么?KO帮我画的。”

  “哦~”

     大家应和着,声音里明显带着一波酸味。

      于半珊问:

  “你昨天朋友圈的KO,难道是你画的?”

      郝眉扬着下巴颔。

  “当然。”

     拽着KO回办公桌前去了。

      看着他俩的身影,于半珊嗫嚅道:

  “你们两口子在家里画眉毛呢,真会玩。”

    肖奈过来道:

  “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

     携住微微,飘然去了。

     于半珊卒。

这是不是糖?

某某人的拍戏习惯如图。每部戏完都会认真跟剧和剧中人物挥手作别。但自从KO大神上线后,某某人至今没有出戏,宣传新戏时还要说最喜欢KO,你到底是忘记告别了?还是入戏太深?

我们的“手可摘星辰”至今仍然在线哦~~~~

【K莫】“天作之合”

跟KO老师学哲学——我的KO老师番外四

 前文在此 《我的KO老师(上) (下)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天作之合

马哲老师ko X 大四学生郝眉

    最近郝眉迷上了研究星座,一天到晚跟KO叭啦叭啦地介绍。

  “KO,我可是爱与美并驾齐驱的天秤座的,你有没有感觉到我对和谐和美有很高的追求的?”

  “KOKO,你知道吗?星空中唯一用肉眼可以看到的绿色的星星就是天秤座的?有没有好厉害的样子?”

    KO看着兴冲冲的爱人,莞尔一笑,轻轻地抚他的头发。

    可是,KO约郝眉去看电影,郝眉说:

  “不行不行,星座运程说9号才是我的幸运日,这几天我都不想出门。”

    KO的脸沉下来,离9号还有三天呢!

    郝眉问KO:

  “原来跟我天生一对的星座是双子座啊!KO你是什么星座?”

    KO不是双子座,他看着满脸期待的郝眉,想了想说:

  “眉眉,你是理科学生,你应该知道占星学根本不科学。”

     郝眉皱眉头。

  “可是我觉得它说的很有道理啊,你看双子座的性格特点跟我多象啊!”

     KO拉着郝眉的手坐到沙发上,说:

   “你说的双子座那颗绿色的星星,离地球有120光年,也就是说你昨天晚上看到的其实是120年前发出的光,它如果能占卜的话也只能占卜过去。更多的星星的光会更古老,用它来预测未来不是很可笑吗?”

     看着郝眉的嘴越嘟越高,KO伸手在他鼻梁上划一下,继续道:

  “你觉得星座描写的性格跟你很象只是一种心理现象,叫巴纳姆效应,就是说每个人都相信一个笼统的性格描述特别适合自己,其实你没有发现吗?它的性格面貌都是十分空洞的,这就是心理暗示,套在谁头上都合适。”

    郝眉打掉KO的手,生气地说:

  “没劲。”

    KO又伸手去拉住他说:

  “相信科学,不要迷信,不要臆造子虚乌有的联系。”

    郝眉想站起来,说:

  “没情趣,我是真的相信吗?只是觉得挺好玩的!老干部!哼!”

    KO把嘴凑上去索吻。

  “这样有没有情趣?”

    郝眉左右晃着脑袋不让KO吻上,挣扎间突然灵光一闪,推开KO问道:

  “KO老师,既然你说不要迷信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那什么天生一对,天作之合的都是瞎说了?”

    KO急着想吻上郝眉那娇嫩欲滴的红唇,随口答道:

  “当然,联系具有客观性,关老天什么事。”

     郝眉用手掌奋力撑着KO的胸前,说:

  “KO老师,我记得你以前教我时说,联系虽然是客观的,但人却可以改变事物建立新联系,那么你我之间既然不是天作之合那一定是有人刻意而为的了?”

     听到这话KO一下子僵住了。郝眉使劲把他推在沙发上,撑着沙发“狞笑”着逼住他,道:

   “怎么,KO老师,被我说中了?”

     KO闪躲着郝眉的目光,清清嗓子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郝眉揪住KO的衣领,先前故做的“狰狞”退去,板着一张小脸问:

  “别装了,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懒起画蛾眉’是我的?还有,我马哲挂科是不是你弄的?而且让我挂两次!!是不是你故意想接近我?你说啊,是不是你一步一步套路我?”

     一边说一边用拳头做势捶在KO肩头。

     KO捂住肩头,眨巴着眼睛盯着郝眉:

   “疼!”

      郝眉又是一拳,这回真使了力了,KO“嗤”的吸了一口冷气,郝眉又慌地去看,KO就势抱住郝眉滚在沙发上。等到控制住了郝眉不再扑腾,KO才说道:

   “在你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黑进你电脑去的。”

  “什么?特么这么早?”

     郝眉激动地想挣扎,被KO期身压上去。

  “因为听说你考到了我们学校所以想见见你。”

     KO把头低下来,离郝眉特别近,目光深邃幽远。郝眉不自在地把眼神飘走。

    “第一次到你们班上课,一眼就看到两个大男孩抱在一起闹,你说你叫‘郝眉’!我当时多想跟你说我就是‘手可摘星辰’啊,可是你趴在桌上,看都不看我。”

     郝眉嘟哝道:

  “谁知道是你呀。”

     KO继续说:

   “每天晚上咱们一起高高兴兴地打游戏,可是白天我的课你根本就不听。我都嫉妒‘手可摘星辰’了。”

     郝眉用手指攥着KO的衣服道:

  “自己的醋都吃,谁让你不告诉我呀?”

     KO说:

   “后来你知道‘手可摘星辰’是男人后就逃婚了。我看到你天天精神痿靡又无能为力。你马哲试卷上都是空白我也没办法,只能让你挂科。可是,过年来了之后你还是没有恢复以前活泼开朗的样子,我突然有一种侥幸的心理,会不会你对‘手可摘星辰’也有一点点象我一样的感情呢?要不你为什么这么久还不能释然?”

     KO看着郝眉,目光也有点迷离,似是在追抚往昔。

   “所以你补考的时候我没有判你过。”

      郝眉叫起来。

   “啊!你真的是故意让我挂科的!你知不知道我两次挂科是个多大的污点啊!直到现在老三还老是拿出来说事!”

      KO把头埋在郝眉胸前,说:

   “嗯。我还跟你说让你到我宿舍我给你补习,就是为了制造机会接近你。”

      郝眉问:

  “还有呢?”

   “在论坛发表程序也是想吸引你的注意。”

      郝眉咬咬牙。

   “还有做饭,做饭也是故意的,都是你以前说过你爱吃的,糖醋排骨,酸菜鱼……”

     郝眉炸了:

   “啊!KO!你说说你成天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背地里到底做了多少套路我的事啊!!是不是象老三他们说的,我眉哥走的最长的路就是你KO的套路!!啊!你给我过来,啊,今天不打到你服你不知道你眉哥多尿性!啊~~~”

 

      第二天于半珊在郝眉手上发现一串黑溜溜的黑曜石手链,丘永候提起他另一只手,手腕上一串红灿灿石榴石手链。于半珊咧着嘴问:

    “眉哥你是准备要卖手链了?”

      郝眉白他一眼说:

    “你懂什么,这是天秤座的爱情事业幸运石。”

      肖奈皱皱眉头:

    “KO老师竟然信这个?”

      郝眉轻佻地翘着下颌。

    “他敢不信?”

 

       KO心里也美滋滋的,自己的小宝贝还是挺好哄的。天秤座幸运石?爱情信物而已!而且KO还在最大的那颗珠子上刻着:天生一对,天作之合!

  

   文汇总——海棠笔记 

  

【K莫】扑通扑通少男心

扑通扑通少男心

     于半珊目送着KO从肖奈办公室出来,拿了盒小零食放到郝眉桌子上,顺手摸摸他的头,然后回到自己电脑前开始噼哩叭啦地敲键盘。丘永候滑着椅子过来用手肘撞撞他,压低着嗓门说:

  “喂,你干嘛这么含情脉脉地盯着人家KO看啊?你就不怕眉哥醋劲大发来撕你?”

    郝眉正埋头在吃零食,耳朵里还是灵感地捕捉到了窸窣话语中自己和KO的名字,他警觉地抬头,瞪圆眼睛盯着于半珊,嘴角还粘着两粒白芝麻。

    于半珊赶忙撇清自已道:

  “没有,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

     他拉着丘永候瞟KO一眼接着说:

  “我发现KO天天挂个耳机,不知道他听什么样的音乐啊?”

     听到这句,丘永候也沉思起来,犹犹豫豫地说:

  “象他那样的黑客高手,我能想到的就是ClubbedTo Death。”

    于半珊拧着眉毛问:

  “黑客帝国?”

     丘永候深沉地点头:

  “黑暗,充满力量!”

     郝眉吃完最后一块小酥饼,嘿嘿地笑。

     于半珊摇摇头,突发奇想道:

  “KO以前在大排档干活,你们说会不会听的都是些口水歌,什么这个GEEL倍儿爽之类的啊?”

      郝眉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贝微微正好过来,听了对话后问于半珊。

  “愚公师兄,那你知道美人师兄最喜欢听什么歌吗?”

     于半珊不屑地道:

   “切~他是周杰伦的迷弟,只要是周杰伦的歌他都喜欢。”

     贝微微笑着说:

  “那我知道KO师兄听的是什么歌了,一定是周杰伦的歌对不对?”

     郝眉眼睛发亮。

  “对呀对呀,微微师妹你怎么知道?”

     于半珊不信。

  “KO还有没有点立场了?总不能眉哥喜欢什么他都要喜欢吧。”

     郝眉走到KO身边,打开外放,欢快地音乐流淌出来:

  “我轻轻地尝一口这香浓地诱惑,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KO抬头看看郝眉,伸手把他嘴角的芝麻抹掉。

     贝微微同情地看着于半珊:

  “愚公师兄,这两个人的世界,你不懂。”

 

 

     于半珊跟KO一起出差。

      他路上不停地刷手机,快没电了才发现没带充电器。他找KO借,看着KO递过来的充电宝他愣了一下道:

   “KO,原来你也喜欢漫威啊。”

      KO道:

  “郝眉喜欢。”

     于半珊频频点头。

  “眉哥是超喜欢好吧,他还买了好多漫威的手办。这种钢铁侠的充电宝眉哥好象也有一个。”

     KO纠正道:

  “这是美国队长。”

     于半珊呆了一下,说:

  “你喜欢美国队长不喜欢钢铁侠?”

     等了半晌没听到KO回答,抬头看时却看到KO愣愣地盯着充电宝,眼神有点迷离,但嘴角却弯了起来。于半珊茫然地看着充电宝,突然觉得那颗硕大的银星特别刺眼。

  “这特么的不会是‘手可摘星辰’吧?”

    住宾馆时,于半珊跟KO住一个标间。一进房间KO就开始跟郝眉视频通话,听到郝眉小鞭炮一样的声音,于半珊摇摇头去洗澡了。洗完澡出来,两个人还聊的难舍难分。于半珊看着笑的眉毛都塌了的KO,低着头划拉手机。

    等KO洗完澡出来,于半珊看着穿着蓝色小熊睡衣的KO,想起有着同款的郝眉,他在心里骂一句,默默地拉过被子蒙上头。

    出差回来后有一天,于半珊忘了带充电线,问郝眉借。看着郝眉从包里拿出的充电宝,于半珊不禁问道:

 “你用KO的吗?你的钢铁侠不要了?”

      郝眉笑眯眯地说:

  “你发现了?我换成跟KO一样的了。”

     于半珊看着那颗银色的大星星,打量了一下KO跟郝眉,同款的卫衣,同款的鞋子,同款的手表,同款的微笑,同款的眼神……他无力地道:

 “你们真是,够了……”

 

     十一假期,KO一直在补看漫威漫画和电影,时不时地要跟郝眉研讨一番。这天晚上他想跟郝眉研究一下——接吻。郝眉看看电视屏幕上倒挂着的蜘蛛侠,心里发怵。

 “KO,我会脑充血的。”

    KO想了一下说:

 “我来。”

   郝眉犯愁。

“咱们家没地方挂啊。”

   两 个人研究了半天最后折衷成郝眉躺在床上,KO在床尾部吻住郝眉。

“唔~~”

   郝眉觉得很刺激,就是,有点快喘不过气来了。

 “唔~~KO~~快点~”

   “嗯~”

 

  文汇总——海棠笔记 

 


立个flag或者福利?

不知不觉写K莫也大半年了,应该是七个月了,也认识了很多朋友,但一直没怎么正儿八经地搞过什么福利。对于K莫,我是真心地喜欢,这是我饭的第一对CP,估计以后也不会再写其他CP了(香芋除外,因为我私心觉得他们都是一个大TAG下的),所以我真的是倾尽我的力量来歌颂他们。然后就有了这么些零零散散的文字。

我是这么想的,把这些零散的文字集成一个小册子来回馈大家,不知道能不能行?因为我没有出过本的经验,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弄啊。我初步是想印个十本吧,可能有五六本用来黑幕,另外三四本就搞个抽奖?大家觉得怎么样?那么我是不是要勾搭个画手太太?还要去勾搭工作室?有朋友能给我点建议吗?虽然只是个简单的本子但是因为是我最爱的K莫,所以我不想马虎。

因为三次元也比较忙,我校对之类的也比较费时间,我觉得在今年年底之前搞定这件事,还有二个月不知道能不能行?

有没有朋友给我点意见呢?谢谢。

哦,最后,既然这是我第一个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个本子,当然我要选我自己最喜欢的文字录入进去,这也是我只搞抽奖的一个原因吧,是我最喜欢的,我最用心去写的,但可能热度不够高的。初步打算要收《KO,省状元是怎样炼成的》《一路上有你系列》可能再几个短篇吧。

 希望大家踊跃提出宝贵意见哦,有熟悉的画手太太或者工作室给我介绍也可以啊。


【K莫】一路上有你之KO的勇气

KO的勇气    

(一路上有你系列:(可分开食用)

   KO的情话      KO的小心思     KO的情书   郝眉的情话    郝眉的心事         郝眉的情书   KO的心事(上)  KO的心事(下)  KO的假期   KO的胸襟     郝眉的惩罚    郝眉的勇气

      自打肖奈宣布国庆中秋正常放假不加班后,郝眉就兴奋的有点过头了。从公司到超市到家里,他的话匣子都没停过,从“老三终于有点人性了”到“码农也有春天了”直谈到“厉害了我的国”,回到家还破天荒地打开电视看新闻频道,嘴里还一直絮叨着。

     KO手里也没停,采买回来后开始清理准备晚餐,一边干活一边听郝眉“叨叨叨”,时不时地在必要的地方给个肯定和确定的“嗯”!心里却明镜似的——郝眉只是用不停的讲话来掩饰内心的紧张。郝眉虽然是个话唠属性,但也拎的清轻重,分的了缓急,讲起事来也层次分明,有理有节。只有当他内心感到不安和焦虑时,才会东拉西扯,话题跟跑马似的拉不回来,因为他自己都不清楚在讲些什么,只是觉得不能停,那种话后的安静和空白会让他更加不知所措。

    KO没有点破他,反而更有耐心地附和。吃完饭,KO收拾完后坐到郝眉身边。短暂的安静让郝眉坐卧不定,他腾地站起来,去拖了笔记本出来,叨咕着:

  “KO,这么长的假咱们好好计划计划吧,不能老窝在家里啊,咱们一起出去玩吧。不行,人真是太多了,看看,网上都写国庆长假到处都是‘人人人我人人人’模式呢,哈哈太好笑了。要不咱们出国吧,还是外国人少点,KO,咱们还没一起出过国呢,你喜欢去哪?美国?澳大利亚?还是欧洲?其实我更喜欢欧洲一点,不过呢眉哥全听你的。KO,给点意见吧?”

   “回家!”

     KO冷不丁儿地回答让郝眉吃了一惊,正准备说话的他就这么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他疼的吐着舌头,眼角也闪出星星的泪花。KO疼惜地上前用自己的温热的舌头卷上去,小心地抚慰。

   “眉眉,欧洲我们下一次再去,中秋节要回家过。”

     郝眉沉着脸,心想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忙活了半天就想避开这个话头还是被KO给捡起来。他不是没想过回家过节,可是自从端午节跟KO回家“出柜”后,(前文见郝眉的勇气) 他现在是近家情怯。虽然他自已并不惧怕再一次面对父母,也不担心自己跟KO能被分开,但是他心疼KO。KO十四岁没有了家,自己多希望能给他一个健全完满的家庭,让他也能享受到父母的关爱,可是在自己家里,父母还不能完全接受,KO所遭受的只有冷眼甚至是嘲讽。如果谁敢这样对自己的KO,郝眉能跟他拚命,可是是自己的父母啊,郝眉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忍,但不能让KO受委屈。

   “KO,我不想回家。”

      郝眉软绵绵地靠在KO身上。

   “中秋节是团圆节,要回家。”

     KO很坚定。郝眉在KO身上扭着表达不满。

   “KO我们两个人团圆不行吗?”

     KO端正郝眉的身子,跟他面对面。

  “我们两个人天天在一起,可是你有半年没见到爸妈了。”

     郝眉回避KO的眼神。

  “KO,我不想回去,他们,对你不好,我不喜欢他们了。”

      KO正色道:

   “眉眉,他们是爸爸妈妈,怎么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而且他们对我也没有不好。你看,他们都没有打我,也才骂了两句,可是我都把他们儿子拐跑了,他们只骂了两句还是我赚到了。而且他们也没有把你软禁在家里,也没来把你捆回去,比我们之前设想的温和多了,这么好的爸爸妈妈你还不喜欢?就是你挨的一巴掌让我心疼。”

      KO一边说一边轻轻地磨娑着郝眉的半边脸,想到那一巴掌他还是自责。当时郝眉拉着他的手站在父母面前,说完“这是我男朋友KO”,气氛是诡异地宁静,KO没想到会宁静那么长时间,刚回头看一眼郝眉,郝爸爸电光火石般地出了手,等KO反应过来郝眉脸上已经出现了五条指痕,重的嘴角都出了血。KO将郝眉抱在怀里等着暴雨般的拳脚袭来,却什么都没有。他扭头看到郝爸爸颤抖着身子在隐忍,KO读懂了他的神情——我教训自己的儿子你滚开!KO没有动,只是用眼神告诉他:我会守护自己的爱人。郝爸爸跟他对峙了片刻就颓然坐到沙发上,KO能听到一个父亲心里一座高山崩垮的声音,KO竟然觉得有点心酸,他更紧地抱着郝眉,从心爱的人身上汲取力量和勇气。

       郝家父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对K莫进行了分堂会审,好在他们之前都做了预案,自然是见招拆招。KO更是钦佩商界大佬郝总的气度和胸襟,除了之前失态地给郝眉一巴掌,之后便一直都在克制,冷静地给KO剖析自己对儿子的期望和他们之间关系的前途。KO觉得如果自己不够爱郝眉,可能都要被他打动了说通了,但是,KO也坚定地表明自己的底线——爱最想爱的人,否则就不爱。他当然会争取跟郝眉在一起,但在一起并不是他爱郝眉的条件,哪怕明天就要跟郝眉分开,也要在今夜爱他直到最后,即使以后不能在一起,也会依然爱他。KO坦率地告诉郝爸爸,如果跟郝眉分开,郝眉也能活的很好,但是做为父母更想得到的难道不是子女的幸福吗?

      KO轻轻地吻着郝眉的脸颊。郝眉的脸上的指痕KO用了热鸡蛋敷了很久,过了两天才消,可是却烙在了KO的心上。

       端午节过后,他们两个人安然回了帝都。虽然没有意料之中的惨烈决绝,却也沉闷压抑。郝爸爸分别跟两个人长谈后就再也没跟他们说过话,郝妈妈抱着郝眉哭一会儿,又关上门再哭一会儿,天天以泪洗面,却也没有做什么更出格的事。回了帝都后,郝眉打给爸爸的电话一次也没有被接通,妈妈的电话也少的可怜。郝眉想他们要不就是用这种冷漠的方法逼自己就范,要不就是要跟自己断绝父子关系了。

   “回家的话根本都买不到票啊,开车也太累了。”

    郝眉伏在KO怀里还在负隅顽抗。

   “我已经订好机票了。”

    KO在他耳边说。郝眉抬起头,哀怨地瞅着KO。KO轻轻拍着他的背道:

   “眉眉,跟你在一起,我没事,我也不怕。”

     郝眉跨坐在KO的腿上,眨着灿若繁星的眼睛紧紧地盯着KO如大海般的深眸,轻轻地说:

    “我们都那么勇敢,凭什么要错过!”

    “嗯!”

 

       回到家,郝眉高声大嗓地指挥KO放行李,下厨房;涎着脸皮贴到妈妈身上,扭的象麻花一样;故做豪气地搂着爸爸的肩膀,跟他讲自己跟KO又做了什么做么项目。郝总嫌弃地要去书房,郝眉就粘在后边,还在书房的电脑上演示KO最新的成果。

     晚饭有了郝眉机关枪一样的讲说总算没有冷场,郝爸爸郝妈妈都有点尴尬但也没有甩脸子,KO精心准备的晚餐也得到了善待——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当然最大的战斗力仍然是郝眉。

     饭后在花园里赏月时KO端上了特意学做的苏式月饼,烹上明前龙井。郝爸爸没说什么,只是端着茶盏细细地啜饮,郝妈妈已经开始吃第二块月饼了。

     郝眉悄悄地靠近KO,握住他的手,手指头在KO手心里轻轻地抠挠。KO紧紧地握住他,一手揽住他的腰。郝眉微微踮起脚尖,在KO耳边说:

  “但愿人长久!”

    呵出来的热气痒痒的,KO忍住心头的颤动,也附在郝眉耳边轻轻道:

  “你我共此时!”

     郝爸爸郝妈妈似有若无地回头瞟了一眼,远处的丹桂诱人的香气脉脉地流淌,头顶的圆月寂然无声地洒下淡淡的清辉。

     KO有点恍惚,听到郝眉吃吃地笑着,作势用拳头又喜又嗔地捶在自己胸前。KO也笑了,更紧地搂着郝眉,将吻印在他光洁的额头。

    何须怨遥夜,此时最相思。但愿人长久,天涯共此时。

   祝大家中秋阖家团圆!

  文汇总——海棠笔记 

【K莫】恋爱副作用

恋爱副作用


   于半珊站上电梯刚伸手要按关门键,耳边就听到郝眉急火火的声音:“哎哎!等等我!”于半珊按下开门等着,就看着郝眉一个健步冲进来,还回过头叫:

  “KO,快点。”

    KO不慌不忙地站进来,就听到电梯发出刺耳的警报声,KO一如往常般地平静,准备退出去,郝眉眼巴巴地看着他道:

  “KO,我跟你一起。”

    KO抚一下他的手道:

  “你先上去。”

    于半珊看郝眉嘟着嘴愣愣地看着KO,头皮发麻,说:

  “一部电梯就一两分钟的事好不好,眉哥你别这一副生离死别的表情啊。”

    电梯里基本上都是致一的同事,大家都是了然的神色。阿力抢着说:

  “眉哥跟KO一直是焦不离孟啊,两分钟的分别忍不了!”

    丘永候瞪他一眼道:

  “你这个比喻不恰当,人家明明是伉俪情深。老于,我看你下去,换KO上来。”

  “好呀好呀!”

    郝眉热切地望向于半珊。

    KO本来都已经退出去了,听到郝眉的声音又站回来,电梯继续发出刺耳的警报。

   “不是,为啥要我出去,明明我不是最后一个进来的,我又不是最胖的。”

    于半珊有点莫名其妙,怎么成了自己被点名要被扔出去了?大家正僵持着,贝微微出现在电梯前。

  “咦?电梯坏了?”

   看到纳闷的贝微微,于半珊计上心来。

   “不行,既然最后进来的不愿意出去,那就胖子出去好了。”

    于半珊笑嘻嘻地看着大家,电梯里全是一帮棒小伙子,没一个承认自己是胖子。于半珊对贝微微说:

  “微微师妹,你先上来。”

  “老于,你搞什么?本来都超重了,还上人?”

    丘永候问。

    于半珊没理他,招呼贝微微进电梯,自己闪身退出电梯,可是警报还在嗡鸣。于半珊又站进电梯,然后斜着眼睛看着郝眉,郝眉不愧是省状元马上转过这个圈,顿时毛了。

  “不是,老于,你什么意思?”

    于半珊笑嘻嘻地说:

  “我就是这个意思,你敢不敢嘛眉哥?”

    郝眉竖着眉毛,用指头点着于半珊道:

  “你等着,WHO怕WHO!”

     郝眉挺胸走出了电梯,警报声音刹时就停住了。电梯里安静了一会,马上就爆发出了一阵哄笑,郝眉目光呆滞地看着大家,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连肌肉都开始颤抖。KO大踏步出来,用后背挡住大家的视线,一把把郝眉揽在胸前。于半珊吐吐舌头,按了电梯,将两个人关在外面。

  “眉眉,你不胖,一点都不胖。”

    KO揉着郝眉的头发,轻轻地抚慰他。郝眉的头抵着KO的胸口,闷闷地说:
  “可是我明明就是胖了,以前上学的时候老于比我重十几斤呢!现在,我肯定要比他还重十几斤了!”

  “你没胖,是他瘦了。”

    郝眉抬起头用大眼睛盯着睁眼说瞎话的KO,KO有点心虚,道:

  “你顶多重了一点吧,他肯定瘦了,天天吃外卖。”

    郝眉认可地点头。

  “对呀,他又没人做饭,天天饥一顿饱一顿的,我也觉得他比上学的时候瘦多了。”

   看着郝眉脸色开始转睛,KO也轻松很多,捏捏郝眉肉肉的脸蛋说:

  “脸上有点肉才好看。”

   郝眉把脸在KO手上蹭蹭,问:

  “你真的不嫌我胖?”

     KO认真地回答。

  “嗯,你太瘦了。”

     郝眉笑了,一脸的愁云惨雾烟消云散一派风光霁月。他使劲拍了下KO的手臂,道:

  “你的 滤镜太厚了,你就那么爱我吗?”

    KO看着郝眉明媚的笑容,用力地点头:

  “嗯!”

     郝眉看到电梯又到了,拉KO进了电梯,等电梯门关上,搂上KO的脖子吻上去,说:

   “我胖了也是因为你胖的,不许你嫌弃我。”

    “不胖。”

     KO使劲地吮吸着郝眉的小嘴。

   

     郝眉跟KO手拉手走进致一大门,大家看着满面春风的郝眉,知道KO已经把人哄好了。于半珊盯着郝眉红艳艳的嘴唇,道:

  “眉哥,你应该要感谢我啊,给你制造了跟KO单独相处的机会。”

    郝眉不屑地道:

  “我跟KO天天粘在一起,还用你制造机会?”

     转脸又笑眯眯地说:

  “不过呢我确实该感谢你。”

    郝眉放大声音让办公室每个人都能听到,说:

  “你们有没有听说啊,恋爱呢有个副作用?”

    大家面面相觑,纷纷摇头。

    郝眉得意洋洋地说:

  “恋爱中的人呢心情比较愉悦,干什么都会比单身更有兴趣,因为有一起做有意思的事的人,连吃饭都更有胃口,所以恋爱的副作用呢就叫做‘幸福肥’。不过我想你们这些单身狗也没听说过。”

    郝眉惋惜地道:

  “老于,你看你,要不吃外卖,要不吃泡面,你都比上学时瘦一大圈了,猴子,你都尖嘴猴腮的更象猴子了!我天天吃着KO精心烹饪的爱心餐,面对你们,我都幸福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边说一边接过KO递过来的一瓶老酸奶,滋滋地吮着吸管。

    于半珊跟丘永候交换一下失落的眼神,打开电脑开始敲键盘,心里是绝望的——特么的真是见识到了,胖还胖出成就感了!苍天呐,大地呀,特么地老子也想胖啊,可是老子的幸福到底在哪里呀!

 

 文汇总——海棠笔记